快捷搜索:

3D打印:闪耀追捧之后 缘何后劲不足?

  市场做空扑面而来,3D打印,这个并不年轻的早产儿,在2012年轰轰烈烈的闪耀追捧之后,缘何后劲不足?

  当Anthony Atala博士戴着手套从杯里捧起那个鲜红的肾脏时,全场观众都沸腾了尽管博士本人不断声明这个肾脏远不能用于移植,TED视频的制作者也特别添加了说明(These printed kidney structures are early prototypes that are being studied experimentally and are years away from functional and clinical use.),然而,类似3D打印已可用于器官移植的消息还是四处可见。

  人们对3D打印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连器官都可以打印,那就遑论汽车、楼房、食品这些东西了。仿佛一夜之间,3D打印技术就已经深入制造业的各个领域,人们纷纷畅想未来,定制和个性化将成为主宰

  过去的一年中,媒体的助推、政府的支持,让3D打印这个2012年的明星概念大大的红了一把,多家3D打印公司也成功上市,美国3D打印巨头3D Systems、Stratasys和ExOne的股价狂飙,风头一时无两。

  然而,上周四(2月14日),著名做空机构香橼发表报告称,3D Systems公司CEO阿贝雷切托尔夸大了3D打印技术,该技术的发展程度被过分夸大,致使股价出现严重泡沫。

  报告称,所谓的3D打印概念股,股价表现完全不符合现实,3D Systems尤为明显。每一次泡沫的背后都会有催化剂,此次泡沫的催化剂就是雷切托尔。

  香橼更在报告中指出,在过去5年中,3D Systems并未在3D打印技术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而近期面向消费类市场推出的产品也变化不大。此言一出,美股相关公司的股价当即全面下跌。

  受此影响,远在中国A股市场的3D打印概念股也应声下跌。从2月18日至2月19日,3D打印概念股板块股价累计下跌的个股共有14只,占了半数以上,板块区间跌幅为0.61%。

  早在去年8月29日市场便对A股3D打印概念股发起第一轮炒作,金运激光、光韵达、华工科技、福晶科技、大恒科技等涨停,这个新锐的概念占据当日涨停榜大半江山。随着去年12月工信部高层表态将推动3D打印产业化后,12月19日3D打印概念股再现井喷行情。

  然而,行业内的人逐步也发现,3D概念炒的最凶的还是在资本市场,而实际技术本身这一年来突破却并不大。

  早在去年10月,钛媒体就曾撰文 《3D打印:还有多久改变世界?》,直述了一个现实问题就是,3D打印首先需要解决的成本问题,恰恰由于其自身无法大规模生产而无法降低。在解决这一问题之前,3D打印或许只能以兴趣爱好者的兴趣和口碑在小范围传播。

  3D打印,这个并不年轻的早产儿,正面临困境。钛媒体也试图在这一年来的变化中,更清晰地勾勒出3D打印虚与实。

新壶3D打印,换旧酒快速成形技术

  Additive manufacturing,3D printing,Rapid prototyping这三个词,说的都是同一个事儿快速成形技术,俗称3D打印。

  说它并不年轻,实际上,快速成型技术已在工业制造领域运用多年,大都用于产品原型设计和概念成形。其基本原理如下:构建数字模型,然后用一定的原材料,使用特定方法进行堆积,最后使整个构件成形。

  使用快速成型技术制造的产品,往往能达到其他工艺难以企及的复杂程度;在理论上,只要有适当的原料和相应的工艺,我们就可以制造出任何三维实物。然而,由于工艺成本和专利成本的居高不下(上世纪90年代,快速成型机器一度高达数百万美元/台)、技术发展缓慢等原因,快速成形技术并未被资本热捧,也未被广泛用于制造业。

  我们知道,成熟的快速成形工艺主要包括四种,热熔挤压成形类(FDM)、选择性激光烧结类(SLS)、分层实体制造类(LOM)以及光敏固化聚合类(SL/SLA),分别对应不同的原材料。

  在这四种工艺中,热熔挤压成形类(FDM)的发展最为迅猛。过去几年中,实施该工艺的设备和材料成本逐年降低这直接导致了民用快速成形机器的出现媒体报道中关于3D打印低耗能、便宜、干净环保、易于操作等优点,都指的是热熔挤压成形技术。而其他几类,由于专利限制、成本高昂、耗能巨大、环境要求高等原因,并不及热熔挤压成形(FDM)技术那么为人熟知。

  市场是逐利的,只会关注给它带来利润的事物。快速成形技术并不能满足当时市场的需求,它被资本所遗忘而轻便快捷的FDM技术就赶上了好时候。仅仅是换了个名字,顶着3D打印的帽子,就在2012年掀起了一股疯狂的追捧浪潮。

  这也许得益于快速成型技术的民用化。

为什么后劲不足?

  用打印二字来代称快速成形技术,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家中那散发着臭氧味道的彩色打印机,而这也标志了它的民用化倾向以往的2D平面表现,徒然升格为具有实体的三维筑造,乍听起来,的确具有不小的吸引力。再加上开源硬件和技术突破带来的成本下降,3D打印这个新兴概念迅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

  在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以往无人问津的快速成形技术终于迎来了春天,3D打印成为了它的新名字。更有人断言,不久之后,制造业就将迎来第三次工业革命,人们赋予3D打印革新者的身份。

  Digital Forming公司联合创始人Lisa Harouni于2011年11月在伦敦的TEDSalon上发表了一段演讲,提到商品定制的前景,赞口不绝:我们都是不同的个体,我们都有不同的偏好,不同的需求。我们都喜欢不同的东西。我们有不同的尺寸,公司也是这样。生意上需要不同的东西。毋庸置疑,我相信这项技术,会引发制造业的革命。从而改变我们知道的制造业。

  这家公司正在从事3D打印的软件设计也就是新一代3D打印所需要的设计工具。

  问题是,制造业的新时代真的就要来临了么?

  正如香橼在报告中指出的,3D打印目前还并不十分成熟,它还不具备让制造业发生巨大变革的能力。

  如今的制造业,依靠的是规模化和智能化生产降低产品成本,它拥有完善的上下游和周边产业。而3D打印则是散兵游勇式地大踏步追赶:它的前端,三维数字构形软件尚不成熟;它的下游,众多消费者只是惊异于这项技术可能带来的美妙前景。市场对它的认可正从热烈追捧转为谨慎旁观,3D打印概念也渐渐退烧。

  对于一件新商品,传统制造业在模块设计完成之后,即可经流水线大批量产出;而后者的快速成形,使制造一件成品的时间(除去设计时间)控制在几小时到几十小时不等。

  诚然,3D打印在应对商品设计和特殊需求方面更具灵活性,它可以极快速地完成从设计到出产的整个过程,但是,这并不能让它更具竞争力:同样一件商品,大多数人宁可选择等待数月,也不会购买贵了数倍的定制产品。很明显,就算工艺和原料的发展更加进步,3D打印在成本上也根本不是传统制造业的对手,单件商品的价格,跟流水线作业无法相提并论。

走得太急,给点时间

  3D打印的确能十分便利地将创意变为现实,但那也是一直都有的事(十年前国内就有成熟的热熔挤压成形技术,而快速成形技术早就被应用于制造业的相关领域了),或许技术的革新能让快速成形技术更加迅捷、成本也更加低廉,但这并不会对传统制造业的发展有太大冲击规模化和智能化仍旧是制造业的发展方向。

  况且,传统制造业并未放弃定制概念。现在,人们已经可以通过网络选购配件的方式来组装属于自己产品,而这种组装方式,并不会改变其流水线批量生产的本质。虽然是定制配件进行组装,但这种运作却比3D打印的定制模式更为简便:它让消费者省去了构建数学模型的烦恼,相比学习一个崭新的软件,做选择题总是更加简单。

  同时,3D打印的C2B模式往往只能依靠巨大的需求量而存在,平心而论,民用的3D打印机是我们的必需品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就连普通的2D打印机,都不是每家一台。学习3D建模技术更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成本,人人都是设计师不过是臆想而已。3D打印技术的民用化,似乎是走得太急了。

  更加致命的是,继续开发3D打印技术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一旦消费端的需求不能持久,定制化的3D打印难免会面临资金链条断裂的危险。过去一年中,虽然股价暴涨,但相关公司的销售份额却增长缓慢,消费端的需求并未打开。由此看来,香橼的报告虽是职业做空,但此现实也并非凭空捏造,3D Systems股价连续几天的震荡下跌,也显示了投资者的信心正在动摇。

  受到各方面的极力追捧,3D打印概念可谓是红遍天下。然而,概念炒作终归是基于该行业的发展前景之上的,3D打印技术并不能在短时间内达到炒作所许诺的程度,对3D打印概念的极力推崇,容易透支它未来的发展潜力。3D概念股的受挫就在于此描绘的美好蓝图难以在短期内实现,市场正在将它摔下神坛。

  作为一项并未发展成熟的高端技术,3D打印似乎走得太急了些,一路高歌猛进,匆匆忙忙闯进民用领域,却未能建立起完善的商业模式。如今,投资者们嗅到了危险,紧急刹车的同时,3D打印行业也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3D打印要走的路还很长,它的革命意义虽不明显,但其蕴含的美妙前景,确实是值得期待的。但是,一味的鼓吹,只会让这个尚显年轻的革新者举步维艰而已。

  所以,饶了它吧,一味吹捧到此为止,一味唱衰也到此为止,让我们给它点时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