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走向共和》:听张之洞的自我评价,就知道洋务运动为什么失

逸谦吧唧吧《走向共和》第二期:张之洞接受采访自我评价,看到一个非常深刻的事实。洋务运动的目的在于自救,地主阶级的自救运动。失败的原因固然有地主阶级的局限性,但是这场改革在世界范围内一点也不晚,日本经历了明治维新,德国刚成为一个统一国家,俄国进行了农奴制改革,都是自上而下的改革,清政府逐渐掉队,不得不让人扼腕。

张之洞不认为或者不相信李鸿章有什么能耐

张之洞筹办的汉阳铁厂建成,接受洋人记者的采访。洋人说:“都说李鸿章是做事的,你张之洞是做学问的,你怎么看。”

这个问题让张之洞很不高兴,他没有直接回答,“华夏文化,可以用道术二字概括,李鸿章术多一些,我道多一些,他讲求实际功利,我讲求公道人心。”

辜鸿铭翻译之后,洋人哈哈大笑。

我们说这个洋务运动是干事业,你还用那些道德文章的东西有用吗?没有用的,即便是汉阳铁厂开建,到后来也是徒有虚表,一个空壳子罢了。他这番话的意思在于,李鸿章落了下乘,充其量也是个凡夫俗子,士农工商,我排在前头。张之洞还是洋务派的代表,他都这么认为,更别说那些个传统的士子了,自古以来干实事的人与清流名士都是对立的,这场自救迈的步子太小,内部派系对立严重,根本搞不起来。张之洞不承认派系斗争

记者的第二问题就是,“你掌管南洋,李鸿章掌管北洋,这看起来是一回事,可又不是一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之洞直接否认。

“一般人都认为我们势同水火,但是搞洋务嘛我们是志同道合。”这个说法显然不让人满意。

李鸿章可以说是在中央,张在武汉,一个在朝一个在野怎么可能一条心。

张之洞汉阳铁厂建成在对上的奏折中说,以后北洋军舰所用的钢铁完全可以由我们汉阳供给,朝野都说南洋到底压过北洋一头!这就有深意了。

记者显然不满意直接说道,“李鸿章只做不说,甚至不说,你张之洞说的多干的少,甚至只说不干。”这句话戳中张之洞的心头了,拂袖而去,找你的李大人去吧,我的铁厂可是中国第一呢!汉阳铁厂与轮船招商局

说起张之洞怎能不提及汉阳铁厂,这个厂子耗费银两百万,本来是官办后来是入不敷出,一直赔钱,后来盛宣怀采取官督商办,算是回魂了。

要是矿石不合格,更换高炉那可就麻烦了,这还是刚开始,就有这么个难题,我不认为汉阳铁厂有什么价值。而且汉阳铁厂的选址非常值得考究,一个厂房,要么市场,原料,钢铁厂更多的是原料选址,铁矿石,煤炭,汉阳都没有!铁厂的选址只是张的主观臆断,放弃了铁矿所在地,历来都是褒贬不一。

但是轮船招商局不一样,迄今为止“招商”依然是一块金字招牌,招商银行,最大的私人资本银行,百年招商局,时代坎坷路。招商局是第一家民用企业,打破了外国公司的航运垄断,带给了清政府真金白银的收益,迫使英资太古、怡和签订第一次齐价合同。是为中国民族企业对抗外商倾轧的一次重大胜利。

从1873年到1876年,因为运费降低,中国商人少付给外国航运公司的费用在1300万白银左右。这是轮船招商局带给中国商人真金白银的红利。

汉阳铁厂比不上招商局,张之洞也比不得李鸿章。

洋务运动失败就在于,专心实干的人太少,大多都是浅尝辄止,求安稳太顾及名声!

从来专心做事的都背负着这样的无奈,岳飞如此,李鸿章也是如此,不要忘了实干兴邦!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