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肖维荣博士首度在朋友圈谈ABB收购贝加莱_0

这两天,ABB收购B&R(贝加莱)一时成为圈内热点,今天,贝加莱大中华区总经理肖维荣博士在朋友圈写道:

“2017年4月4日CET时间6:45分ABB和贝加莱在美丽的萨尔斯堡一起宣布了ABB全资收购贝加莱的消息。7:00贝加莱总部以贝加莱两个创始人Bernecker 和Rainer先生的名义向贝加莱全球3000多名员工发了一封充满情感的告知书。

此消息显然引发了业界的热烈讨论。各界朋友和合作伙伴的关心和问候,让我十分感动,在此一并献上我衷心的感谢!

我不得不说,ABB收购贝加莱的这个动作对双方来说是一着技艺高超的棋。首先,将公司交给世界的电气巨头ABB,解决了贝加莱家族下一代的接班人的困扰;其次,随着贝加莱的加盟,补上了ABB在机械和工厂自动化的开放式平台与架构的短板,同时,贝加莱可以获得更多的工业自动化的市场资源。这种互补性很高的合作,使得将来的ABB具备了工业自动化领域的真正全方案能力!

令人宽慰和欣喜的是,贝加莱作为ABB机械与工厂自动化事业部,保留品牌和橙色,保留全球的组织架构和管理独立性,继续拥有其自有的客户体系,员工待遇和现行管理规则不予改变,给未来一个确凿的承诺和期许!这是对客户、对员工的真诚和负责的态度!

贝加莱在中国21年,我们书写了成功的历史。我为我的团队而自豪和骄傲!放眼未来,我们信心满怀,站在巨人的肩头上,贝加莱的橙色,更亮!感谢所有朋友和合作伙伴的关心和支持!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和我的团队!前头,正升起一轮朝阳...... ”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来自奥地利的这家企业,小编特将肖博士上月初在广州SIAF展“对话隐形冠军”论坛的发言总结成文,分享给大家。完整视频请在中华工控网微信公众号的菜单中点击“2017 SIAF专题“观看。

全文如下:

我讲讲我加入贝加莱的故事。当年我在德国大学读完书之后就留校了,大学工作每年有三个月的假期,有时候觉得是不是可以换一种环境,那个时候我手里拿着3家公司的offer,其中就有贝加莱。前面两家比贝加莱要大,当时我到奥地利去看贝加莱这家公司。我不知道大家对20年以前的PLC有没有印象,那个时候基本的编程语言是指令表、梯形图、汇编语言,同时那个时候PLC的存储是8K、16K、32K 。但是我到了贝加莱以后,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东西,那个时候它就有2M的内存,而且它的编程用的是高级语言——C语言,它能在基座上插一张卡,这张卡就是一个并行的计算机,这就是IPC插卡技术。这个东西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是喜欢玩高级语言的,我觉得这个确实是专家玩的东西,我就特别喜欢。学者嘛,就容易“掉”下去,结果就“掉”进了贝加莱公司去了,一“掉”就是二十几年。

blob.png

肖博士3月初在广州SIAF展“对话隐形冠军”论坛上发言

来到中国之后呢,我们就面临着非常非常大的痛苦,为什么呢?因为,我们96年面临的市场基本就是传统的PLC,没有人能理解B&R这个高端的技术路线,专家玩的东西,直到现在,我们的客户也不是很容易进入我们的系统,所以说对我们贝加莱来讲,我们就应该为这个市场创造条件——

第一就是专项培训,我们一般的工程师培训大概需要十八个月,公司投入可很多以后,十八个月以后,他就慢慢地给公司带来利润。可是,说不定两年以后他就离开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很困惑,改进我们的培训体系势在必行。我们用专家魔鬼训练营的方式,6个月的培训就可以让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客户走出我的训练营,他可以成为一个为公司带来利润的专家。

第二个就是帮助我们的客户建立软件方案标准,什么意思呢?就是包括你的变量定义,你的软件架构都是规范的,这样我们的客户的人员流失不会影响他的知识产权、他的Know-How的继承性,同时如果你的软件是模块化的时候,你以前通过验证的源代码可以被重复利用,这个就是我们的高端路线如何去开拓。

我们在欧洲市场上要和今天没来的竞争对手去竞争,技术就得要早个三五年。走这条路线的话,你必须要让你的知识得到继承进而得到创新。我们必须要让软件、方案模块化,让工程师遵循一个规范标准的体系,帮助客户也是这么做的才能提高效率,这就是我们做的。

关于教育合作

我本人也是跟大学的联系比较多,也是有大学情结。我回国以后在山东大学和西北工大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也在两个大学的所在地建立了分公司。

实际上我们业界现在面临一个问题:企业找不到合适的员工,学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两方面对接是有问题的。我们当时九十年代一直到现在,你看关于PLC的书,它大部分都是在介绍指令表、梯形图这些简单的编程方式,我是比较反对用PLC来简单地定义我们的产品的概念,因为它现在已经完全脱离原来的那个可编程逻辑的概念,而我们的大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包括现在他们用的关于自动化的书籍离现实差距十五年。这就是我们要建立一个贝加莱学界联盟的原因。第一我们要做的是就是把最新的东西放到学生面前,做一个开放式实验室,让学生去尝试,犯错误不要紧,我们还负责给实验室及时更新。第二,让大学的教授和学生获得最新的东西,让他们学校之间在教学、科研方面都有机会相互交流,我们还有一个网站让他们交流关于自动化技术方面的知识。这就是我们对大学的培训支持。

另一方面,我们内部的培训、客户的培训分为三个层次:一个层次是基础培训,然后是高级培训,还有一个就是所谓的EC工程师宿营的培训。工程师宿营的培训就是在职的四个月里把工控界遇到的运动控制、温度控制、液压控制、气动控制等等所有这些集中在一起 ,让你四个月全部摸遍,要求你必须按照标准规范性地合作去做工作,考察你的团队合作精神,然后去打分。这是增加工程师培养效率的一种模式。

我本人还在大学任一些职务,要求我的学生去贝加莱、去客户那里学习,加强学界和企业的联系。我觉得教育问题实际上从学校开始,特别是职业教育,确实很重要,我们业界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支持。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未来

我觉得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国的制造业得到了很迅猛的发展,如果说痛点的话,我想说首先是一个战略选择的问题,对制造企业来讲,你是长期战略还是短期战略。但是对于中国制造业来讲,过去我们基本都是短期战略。就是睡一觉,明天我就能变得很富有,或者能创造很大的业绩。这样的战略目标就促使我们所有都是短期的:从研发到维护到团队建设都是,他没有人去研发,他一味地依赖供应商帮着去做,他这种就是短期战略选择造成的问题,如果中国的制造业能从长期出发,从基础开始,多做一些标准化的东西,多做一些可以继承的东西,可以积累的东西,我觉得中国的制造业一定可以发挥我们的长处。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在过去已经向世界证明我们的发展速度是很快的,而且我们从中国制造的价格低廉、品质低劣的这样一种境地,走向了价格优势,性能弱势的这样一个地步,所以我们在战略选择上应该做一个长期的打算。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应该从教育上去培养一种文化,就是一种“标准化、规范化”的文化,而不是一种“差不多”的文化。因为你只有抛弃这种“差不多”文化,你才能建立起一套规范的人才培养体系、规范的工艺流程。我举一个例子,大家怎么看待这个流程问题:在我们中国制造业往往在制定流程上有问题,老板说,你去帮我制定一个流程,两天就要制定出来一个流程。制定出来以后呢,没有人遵守,因为管理层、老板几乎每天都在改流程。而在欧洲企业,他制定一个流程往往就需要一个长远的考虑,有多少人参加,一旦制定了以后,没有人敢去打破流程,这就是一种规范。

最后我想说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因为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中国的变革,我们骑在时代的浪尖上,所以我们很幸运。虽然和欧洲的企业相比,我们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我们未来的下一代一定会做的比我们更好。另外,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不足就不去做事情,我们必须做一个参与者,必须尝试去改变,用一种规范化、标准化的方式,用一种长远的思维方式去改变它,从教育开始,从长远的方式去参与改变,我们的自动化支持下的制造业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