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祝允明《草书七律诗》卷,笔势连绵不绝,气势纵横

祝允明《草书七律诗》卷,30.8×396.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全卷落笔迅速,字势跌宕,行间时而穿插,时而放笔纵横,有密不通风,疏可走马的强烈视觉效果。书写时,今草与狂草交替使用,笔势连绵不绝,气势纵横,为其狂草书之杰作。

祝允明中年以后在草书上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高的成就,与他早年打下的扎实而又全面的晋唐楷书功底不无关系,文征明对此有独到认识,他在跋祝允明《草书前后赤壁赋》中说:“今观希哲书者,往往赏其草圣之妙,而尤爱其行楷精绝,盖楷法工则稿草自然合作;若不工楷法,而徒草圣名,所谓无本之学也。”且对祝允明尤为推服。

祝允明去世以后,吴人均认为文征明为能书者,对此文征明不敢苟同,他认为:“昔赵文敏云:‘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处称尊,盖谦言耳,若余则何敢望吾希哲哉!”祝允明的楷书基础带给其草书的益处使文征明羡艳不已,在祝允明的草书面前也自叹不如。

祝允明草书笔法之侧险与肥劲,似得自于高闲上人;长线条之跌宕起伏及其结体受黄庭坚影响颇深,特别是强化了黄庭坚点的运用和点与线的强烈对比,作品沉着痛快、高亢激昂。祝允明这样节奏激越、情感强烈的草书较为常见。

祝允明《草书七律诗》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