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页岩产业革命面临诸多挑战

  英媒称,随着中国寻求发掘国内页岩油气资源,中国最终可能会成为伟尔等西方企业的一个巨大市场。中国要达到美国的水平还需要很长时间,伟尔首席执行官基思科克拉内表示,但毫无疑问的是,规模将非同一般。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17日刊文说,2013年12月,伟尔集团首次在中国举办了一场圣诞派对,招待其在中国油气行业中的各路人脉。这些客人是一个具有重大潜在意义现象的组成部分,这个现象就是中国页岩气产业的诞生。

  文章指出,美国页岩革命使得美国能源成本和进口下降,中国规划部门一直以羡慕的眼光注视着这一切。而在美国眼里,中国发展页岩产业将带给西方企业绝佳的机会。

  面临诸多挑战

  文章认为,中国的潜力确实巨大。美国能源情报署称,根据一些机构的估计,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页岩气资源,技术上可开采的储量比美国多出68%左右。然而,实际开发进度却很缓慢。中国政府仍坚持其官方产量目标:到2015年页岩气产量将达到65亿立方米,到2020年达到600亿至1000亿立方米。但根据目前的生产进度,这些目标不太可能实现。

  文章说,中国页岩开发起来通常比美国页岩更具挑战性。美国北达科他州的贝肯页岩油田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Marcellus页岩气田让中国地质学家眼红,这里的油气资源距离地表可能仅有1英里,而在四川的崇山峻岭中,油气被封存在地表以下3英里处因为活跃的断裂带而变形的岩层中。

  此外,中国缺乏纵横于北美各地的那些管道设施。在中国多数开发前景良好的页岩气地带(例如西北部的塔里木盆地),水资源都很有限,而压裂法需要用到水。

  然而,除了上述这些自然差异,可能还有一些软因素在阻碍中国的页岩革命,包括缺乏开放竞争的商业环境、成熟的法律框架以及土地私人所有制。

  中美行业结构之别

  在很多高管和分析人士看来,美国与中国的主要差异在于行业结构。正如英国石油中国区总裁陈黎明所言:我认为,美国的成功源于其开放的市场。没有竞争,他们就不会成功。因此,美国一直有进展。通过竞争,你可以大大提高效率,成本也会下降。

  美国页岩革命中充当先锋的是美国中小企业,它们尝试用多种不同的方法解开密码,开采油气。美国还拥有一个由众多石油服务企业组成的丰富生态系统,根据一些估算,这些企业的数量多达1万家。相比之下,在中国,页岩开发由两家国有企业主导:中石化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后者是中石油的母公司。

  RhodiumGroup咨询顾问特雷弗豪泽表示:如果美国大型石油集团,如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拥有美国90%的页岩,那么美国页岩产业的发展绝不会这么快。

  中国行业消息人士称,中国的行业结构意味着,中国最有希望发展自主页岩技术的情况是中央政府将之列为优先任务,而目前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知识产权保护之忧

  文章指出,这为国际石油服务公司创造了机会,它们掌握着页岩生产的关键技术。中国仅占它们业务的很小一部分,但对于一些企业而言,中国市场的比重正迅速上升。然而,西方企业面临的风险是,在中国页岩开发起步之际,中国企业将寻求获得技术所有权。

  中国政府的自主创新政策旨在推动本土企业研发自有的决定性技术,以鼓励国内制造业,并避免支付知识产权许可费。美国能源部中国办事处主管、驻北京的罗伯特艾维称,西方大公司应当能够避免这一威胁。说到我们在美国接触的大型公司,它们表示拿到中国的技术是一次性的技术,并不是它们的尖端技术,他表示,它们已经领先数年在摸索下一步的创新了。

  有迹象表明,西方石油服务公司在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它们保留着一些关键的知识。

  艾维称,中国政府深知,中国页岩产业如要取得成功,就需要解决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

  观察美国的页岩革命,决定性的因素显而易见:竞争激烈的行业环境,资本市场的支持,地方积极性和创新的空间,健全的产权(知识产权)制度。文章认为,上述各项条件中国或多或少都存在不足。中国页岩产业要取得成功,就需要在现有制度环境下,展开一场与美国不同的页岩革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