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开年爆款“话梅剧”《东宫》收官,为什么它能让吃瓜群众都变

从情人节开播至收官,《东宫》可以说是席卷了各大热播剧榜单、话题排行榜。该剧不仅凭借精致的制作获得了颇高的播放量,其发散出来的#东宫真香#、#东宫居然这么甜#、#东宫女孩追星式追剧#等话题还在持续引发热议。而沉鄞至今、沉鄞至今、鄞为爱情等衍生词语,也成为了流行。

尤其是那揪心的“忘川跳”,让许多观众都醉心于剧情中而无法自拔。而尽管该剧很虐心,但粉丝们一直跟进。

《东宫》改编自匪我思存的同名小说,讲述的是西州九公主小枫,在为和亲而进入中原后,与豊朝太子李承鄞的虐恋爱情故事。市场上,IP剧、虐恋题材剧屡见不鲜,何以就《东宫》能独创性的成为年度“话梅剧”,收割了一片“东宫女孩”?沉浸于该剧剧情、细观其台前幕后的制作以及剧情内外的联动,足见匠心与用心。

尊重原著、调整视角、情节相扣

“好故事”永远是王道

《东宫》原著虽然有着广泛的受众基础,但其实仅有20万字,于大型的影视剧创作而言,其体量是远远不够的。该剧导演李木戈曾透露,自决定改编开始,团队就耗费了一年时间细致打磨剧本。在尊重原著、保留故事主线的基础上,《东宫》建构了适合影视特色的叙事走向,还延展了个别人物身上的故事线索。

原著采用的是倒叙手法,而电视剧《东宫》则选择了常规的顺叙方式,不仅符合人们情感发生的逻辑,也很清晰地将九公主和太子的爱恨情仇展现。人物关系从甜到虐的过程,因为扎实的剧情而让观众保持了高粘性。正叙的手法无疑照顾了非书粉的观众,原著粉的需求也一直在被满足,原著中抓人心的重点场景和虐心台词都被一一保留。

虽然“爱情”是艺术创作的常见母题,但一部好的影视作品,一定是要借爱情表现更多维思考的。在《东宫》中,创作者铺陈了许多李承鄞对待爱情的前史,让“虐”情有可原。

立体的人物形象承载着主题的表达。剧中男女主人公身上,虽然有着大家都爱看的百转千回爱情,但其形象设定早已脱离窠臼。谁说男主就一定得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情种?《东宫》中的李承鄞虽然十分爱公主,但“复仇”才是他的人生主要命题,其所有的行动都只为完成这一目标,即使牺牲自己的人生和爱情,也在所不惜。这种超脱于以往“虐恋”手法的表现,让网络上一度掀起“谈恋爱吗?灭你全族”的讨论。

如何才能让男女主角形成鲜明的反差,增加二者之间的情感磨砺?《东宫》在塑造工于心计男主的同时,也刻画了一个至纯至性的九公主。因为是一国之公主,所以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极其单纯和直率。因此,她在面对爱情的时候,便是会无条件地相信和付出。男女主人公,虽然相爱,但一个只想利用对方复仇,一个却希冀相伴到白头。爱情无法超越的国仇家恨,十分无奈和悲情,直击观众心房。

架空时代的古装剧,除了情感与人物成长之外,还需要给观众建造一个符合时代设定的世界观。有了这个格局做基础,故事的线索才能有理有据。《东宫》将原著中的豊朝、丹蚩、西州、中原四国进行了明显划分,既能用异域文明来打动观众,又能在复杂的时空中架构属于剧集的独特语境。

爱情,因为与国仇家恨交织在一起,而有了更高远的立意。贴合观众心理的顺叙手法,则将所有线索一一铺陈,保证了情节逻辑的在线。《东宫》的“爆款”之势,便是基于其自身有情感、有逻辑、有态度的“好故事”之上的。

如何打通剧集内外的沉浸感?

发力互动、深耕观众心理

《东宫》总制片人李欢说到,“应该说整个改编的过程,其实是扩充的过程,一方面我们要把整个世界观塑造完整。搭建起整个故事构架,要将它支撑住,做得扎实。另外再填补情感作为血肉。为的就是让观众在剧情内外、线上线下都沉浸于内容之中。”

早在2018年5月,《东宫》便发布了第一支片花,当时就有网友反映剧中女主配音与自己心目中的形象有差异,于是创作团队便整体更换了女主的配音。

《东宫》的配乐《爱殇》,曾是原著粉自发制作视频时深入人心的配乐,有着“血洗B站”的称号,原著粉们也是力挺“《东宫》配《爱殇》,两眼泪汪汪”。get到粉丝的诉求,剧组便买下《爱殇》版权,为剧集锦上添花,用行动实力宠粉。

在开播之初,原著作者匪我思存在微博上暗示,“虽然开播情人节,但是全部播完正好清明节”。这种情人节上线,清明节前一天大结局的排播方式,让爱情的悲剧感时刻萦绕于剧情,也为最终的大结局做好了心理缓冲。

要达成有效互动,除了一些预设的方法,保持实时监测,及时回应观众反馈也是助力剧集出圈的重要法则。当下弹幕发展成熟,很多观众能在观看剧集时就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创作方也能马上get到关键信息。《东宫》便创下了宠粉的新纪录:比如九公主跳忘川的部分被观众吐槽没有BGM,剧组立马连夜修改,只用了一天时间便赶制出了有配乐版,被网友称赞为“神仙剧组”。

除了配乐,网友还分别对字幕、滤镜等提出了意见。网友观点刚一发出,剧组便立马改进,经常熬夜调整后,抓紧时间上线,力保观众的观看体验达到最佳。

延展剧情能将沉浸感继续保持,《东宫》深谙此道。第一集中,创作者有意精简了大皇子的叙事线索。但网友觉得内容不够,强烈呼应加戏。

微博上,剧组也推出了“美狸花絮站”来补充和揭秘剧情。想知道“红纱舞”怎么跳最好看?小枫的闺蜜团都是什么性格?太子还有什么超高技能?这些线下的互动,充分拓展了剧集的细节。

当然,被网友称之为“定制剧”的《东宫》,其在与观众互动上做出的最大也是最难的选择便是“双结局”的设定。在剧情播出期间,许多网友放话“男主就该孤独终老”、“强烈要求BE(Bad Ending,悲剧结局)”。虽然剧组早已按照原著拍摄好了结尾,但在网友的呼应下,仍旧探索了“双结局”。《东宫》的“双结局”已经在有限的条件中,为实时的内容互动做出了最大胆的探索,不得不佩服制作方的勇气。

好的内容会吸引观众,多元的互动玩法才能留住观众。互联网时代,内容和形式都急需更迭。此次《东宫》的互动尝试,让观众和市场都看了新形态剧集的发展空间。

硬核剧组示范高阶品质

细节之处皆是匠心

实力宠粉的《东宫》自然是将细节都落到实处,再用互动手法来锦上添花的,这才是打造高阶品质剧的最佳示范。

原著作者匪我思存以文字优美、细腻著称,其对于情感的传达更是丝丝入扣,对于设想的时空也极具异域风情。因此《东宫》剧组,特意邀请到匪我思存坐镇改编,并坚持在北京、坝上、敦煌、横店等多地进行了实景拍摄,用6个多月的时间,还原了原著中描摹的沙漠、草原,和各具古韵特色的王朝。

在坝上、敦煌拍摄时,因为条件较为艰苦,交通和信号也不通畅,往返居住地和拍摄地要5个多小时,剧组必须提前规划好拍摄内容并通知所有成员,不然等到当天拍摄时就要面对无法联系其他人的情况。且因为草原、沙漠地域辽阔,实际拍摄难度很高。据导演回忆,在敦煌拍摄时光车队就有180辆车,场面十分壮观。

《东宫》硬核剧组深藏着业界精英,导演李木戈曾深度参与硬汉题材剧,拍摄过《光荣岁月》《三国》,同时,其也将自己的创作特色融入到匪我思存的风格中,于是就有了在黄沙中攻打丹蚩的磅礴场面,进而让该剧综合了爱情的温柔和荷尔蒙的勃发,形成差异化审美。

该剧的美术指导武明曾是张艺谋御用美术指导,参与了《英雄》《十面埋伏》等大片的制作;摄影指导高琦则在《钱学森》《爱情呼叫转移》《血色浪漫》等影视作品中有过突出表现;灯光指导赵振刚代表作有《卧薪尝胆》《沂蒙》《女人花》;服装指导党原媛,护航过《大唐玄奘》《王朝的女人·杨贵妃》《新步步惊心》等影片;道具指导李明山,则有《武媚娘传奇》《天下无贼》《霸王别姬》等作品。因此,剧组在实际摄制时,能为一个场景试验七天;在服饰上力求高贵淡雅又不失异域风情;道具也十分古典,一茶一牍都很考究。

“我希望能给《东宫》一个特别的风格。它有它独特的色彩和风景,不是随大流的流水线产品。”李木戈表达了他对于作品的期许。而这样的匠心追求,让《东宫》得以顺利突围。

德国康斯坦茨学派曾提出了接受美学的理论,十分注重受众的期待视野。《东宫》的甜和虐在夯实的剧作基底下得到充分发挥,精良的制作则将情感直观呈现,这些情节和视听都满足了观众的期待视野。而该剧对于观众反馈的精准把握,也在遵循互联网时代的创作规律,让一切互动起来,让观众时刻沉浸于剧情中,这都是《东宫》这部“话梅剧”成为爆款的关键所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