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GE全方位解读全球“创新”

  过去三年中,通用电气(GE)每年发布《全球创新趋势报告》,对创新的趋势和全球格局进行新的诠释。

  随着全球创新格局的变化,创新的理念与思路也不断随之改变。在新形势下,国家、企业、研究机构等,作为创新主体,对当前的创新本身进行思考,并调整创新思路与创新战略。

  自2010年起,通用电气(GE)每年都发布《全球创新趋势报告》,对创新的趋势进行新的诠释。记者了解到,过去三年中, 通用电气《全球创新趋势报告》的研究成果,反映出世界创新格局的转变主要发生在三方面:

  第一,创造利润的多寡将不再是新时期衡量一项创新是否伟大的最高标准,取而代之的是该发明创造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

  第二,新兴国家市场、中小企业在创新领域的作用逐渐凸显,创新越来越依赖于各类型创新主体间的合作。

  第三,除了制定相应的鼓励创新政策以外,政府也应该注重完善金融、投资市场及渠道,并倡导更加多元、宽容、合作的文化来更好地促进创新。

创新的价值在于承担社会责任

  新时期的创新已远远不止诞生于实验室的高科技成就,它朝着更加多样化的方向发展,具有更大的包容性,旨在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新时期的创新涵盖了从个人生活到国家战略、从低端产品到前沿科技的一系列开创性实践。比如市值超过850亿美元的Facebook,和近年来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网上银行、手机银行服务。在2012年的创新调查中,超过77%的企业高管认为,21世纪最伟大的创新将是那些能够最大程度解决人类基本需求的发明创造,而非创造最高利润的项目。

  GE近两年也开发了数十款可供 iPhone与 iPad内部使用的应用程序。这些程序包括针对公众的免费应用程序,如免费睡眠跟踪器:它通过与手机闹钟结合到一起,跟踪使用者的睡眠模式,并找出每晚需要睡多长时间才能恢复体力等信息。GE的绿色创想与健康创想战略,则致力于以市场的途径来为人类生活的基本困难如新能源、医疗设备等提供解决方案。

真正的全球化创新

  在回答未来十年最有力推动创新的主体的问题时,全球40%的企业高管选择了多实体间合作,27%的企业高管选择了中小企业,而选择大型企业的只有19%。

  越来越多的工作要通过合作才能完成,不管是公司内部还是公司之间。新趋势中的价值创造,无论是在科技、生物、纳米技术、半导体、市场营销还是制造业领域,都将变得十分复杂,一家公司或部门很难独自胜任。现今的创新往往需要众多在细微层面上具有专长的成员来参与,由他们把各自越来越细分的专长联合起来。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创新也不再局限于产品、服务提供者这一方。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开始对自身的科技及流程做出调整,开始像小卖部一样经营:创造一个数字化的自助平台,允许客户按照自己的想法选择,保证客户拥有更大的自由。新的创新趋势强调的是合作与客户更多的参与。

  GE公司的绿色挑战项目就是围绕着多元化的创新格局打造的。绿色挑战是一个由GE和数家私募股权基金共同发起的、面向全球的清洁能源创新竞赛。到目前为止,绿色挑战已在美国、中国、澳大利亚等地围绕不同的本地化清洁能源主题坚持开展了三年之久,总计征集了数千个清洁能源领域的技术创新,20多家获胜机构和个人获得了GE及其私募股权投资伙伴超过1.4亿美元的投资。更重要的是,绿色挑战为不同的创新主体,包括各种类型的企业与研究机构,提供了一个便利与对话的平台,构筑了一个横跨全球的清洁能源社区,这一社区中的互动和交流擦出的火花将是未来清洁能源技术最好的灵感来源。

  从地域的角度来看,创新主体的多元化与多极化也使得一种新的创新战略反向创新变得越来越重要。反向创新战略将研发与创新的重心放在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并且完全针对当地的客户需求、消费水平与市场条件等实际情况。

  过去十几年,通用电气相继在印度班加罗尔、德国慕尼黑、中国上海及巴西里约热内卢建立了四大海外研发中心。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机构并不仅仅是美国研发中心的单纯延伸,在海外研发中心里工作的工程师和科学家被赋予了相当的自主权和资源,来开发适合本区域内市场需求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以设在上海的通用电气中国研发中心为例,自2008年起,通用电气总部陆续向这里的研发团队拨出1亿多美元资金,用于完全针对本地需求的产品开发,通用电气内部把这些开发项目统称为在中国,为中国(ICFC)项目,它们完全由本地的科研管理人员和市场经理发起并主导,采用申请评审制度来决定资金的发放,一旦发放,就是专款专用,不占用研发中心日常运营的预算。截至去年年底,已有20多个医疗、能源等不同领域的ICFC产品或解决方案进入了市场,并获得了良好的回报。其他海外研发中心(如印度)也采用了这一机制。

  2009年,通用电气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伊梅尔特提出了反向创新这一概念,系统阐述了类似ICFC这样高度本土化创新机制的运营之道,及全球性公司重新定义研发体系地域重心的必要性。

  为了更好地实现反向创新理念,通用电气这两年又引入了客户创新中心概念:在某一工业领域客户集中的地方建立特别设计的实验室,邀请客户到实验室来与通用电气工程师共同开发产品及解决方案,从而大大缩短新产品的研发周期,并紧贴本土市场客户需求变化的脉搏。

  通用电气作为美国历史悠久的装备制造业企业,在飞机发动机、汽轮机、铁路机车等方面,有强大的技术储备。航空、医疗、能源都是通用电气在华拓展的重要领域。两年前,通用电气董事长伊梅尔特宣布,计划在中国投资超过20亿美元,其中的5亿美元将用来加强中国的研发能力。包括在西安、成都等内陆城市建立数个客户创新中心。

政府在创新活动中的角色

  通用电气的《全球创新趋势报告》还从政府在创新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方面对近2000名全球各地的受访企业管理者提出了尖锐的问题。与全球其他同行普遍选择多实体间合作与中小企业相反,中国的高管们认为其他与大型企业将最有力地推动创新。而在对创新制约因素的投票中,中国也在需要更多来自公共部门的财政支持一项中远高于其他国家(中国为56%,全球平均为34%,美国为28%,德国为18%)。简言之,与全球其他的同行相比,中国的企业高管们更多地将创新看成一种自上而下、由国家引导推动的战略活动。而中国企业在创新方面也更依赖政府的财政支持。

  创新能从政府的各项政策中诞生吗?是不是政府制定越详细越有力度的财政鼓励政策,创新就越有可能被引导出来?如果不是,那政府如何才能促进推动创新呢?

  让我们看看受访的欧盟学者们提供的答案。他们认为虽然欧盟制定的创新鼓励政策比美国好,然而美国却在创新方面排名世界第一。欧盟的学者认为,原因在于创新已远不止是政府的政策问题。许多欧洲人在要花钱修路还是去投资一个创新项目之间,会选择前者而不是去尝试创新。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社会文化问题:想到创新,欧洲人总觉得手上的钱还不够,创新显得太冒险了。与之相比,美国则拥有一个更适合创新的文化:更宽容,更勇于承担风险的企业家精神,以及倡导合作的团队意识。

  从美国与欧洲的对比可以看出,既然创新的主体和目标都是多元的,推动创新就不能一味依赖政府的线性鼓励政策,有力的创新鼓励政策也不必然确保出现更多更有价值的创新。政府能做也更应该做的,是营造一个有利于创新发展的融资投资环境与宽容合作的创新文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