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企业的智能制造转型之路应该如何走_0

  主持人:陆 一

  嘉 宾:

  王 萍 爱波瑞集团高级合伙人、汇智瑞达技术总监

  李书福 吉利集团董事长

  约翰 福莱明(John Fleming)原福特全球VP(副总裁)

  开场白:随着工业4.0及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提出,制造业已经进入了新的发展环境,虽然企业正在关注智能制造、互联网、工业大数据和信息化,但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升级、蜕变,其中的实现方法和现实路径依然在艰苦的探索中。第十三届中国制造业国际论坛于2016年9月28日-29日在天津梅江会展中心召开,论坛以构建制造业新生态创新、智能、价值为主议题。如何让智能制造不只停留在概念上,而是结合中国企业自有特点,给出适用于中国企业的实施路径。下面我们请几位与会嘉宾谈谈看法。

  ●主持人:首先请王萍总监与大家分享制造业进行智能制造转型的一些观点和体会。

  ●王 萍:我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精益数字化--智能制造的必由之路。主要的观点:一是制造业进行智能制造转型的动力和商业价值到底是什么?二是智能制造下企业业务模式的核心目标和本质到底是什么?三是当前中国制造业在智能制造转型当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和路径到底是什么?

  我们首先要看清制造业的愿景和目标,一定要从商业本质出发,看看需求端就是我们经历了什么样的变迁和具有什么样的特质,制造业和需求端的关系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一是随着信息互联和物理互联不断地加速,人类需求的时间刻度越来越短,而这正是企业商业模式中,我们服务客户的本源和出发点。

  二是关于解决物理世界互联互通的问题,这正是智能制造要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之前制造业很难像互联网企业那样快速地实现需求及服务,是因为制造面临着太多的复杂性,太多的信息和数据需要处理。目前的物联网、云计算都是让产品智能化、生产智能化变得成为可能,且成熟度越来越好,而且应用的成本越来越低。

  我们做这些事情背后核心的目标是什么?这几年我有深刻的体会,无论做什么,构建的一个核心目标是以订单为核心,数据驱动的极简数字化业务构筑,企业一定要奔着这样的核心目标,这一点我特别有感触。智能制造作为新名词扑面而来,很多新名词、新主张非常多,有搞全面信息化的,有搞自动化的,有搞自动流水线的,甚至我有一个切身的案例,我们给企业提出优化的物流方式的时候,客户说为什么不是自动的?这怎么能体现智能制造?我们怎样实践,怎样服务是一个深刻的话题。所以,我特别强调以订单为核心,数据驱动的极简化的业务模式是最终的目标,其他都是工具和手段。

  在困难方面,有几点跟大家分享

  首先,智能制造不同于制造业以往任何一次的技术变革或者是战略调整,它确实是一个系统工程,是动一发而牵全局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如果在企业内部没有形成战略共识,没有得到团队内部所有人的共识,往下做非常危险。

  其次,比较难的是产品研发,中国智能制造2025是要把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这条路真的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必须一步步走。在这两年的实践中我们已经发现,具有自主研发、正向研发的企业在这次智能转型中会比较容易。相反如果是逆反研发的比较困难,为什么?因为它对产品的理解,产品数据的积累,产品从前到后全生命周期怎么回事没有全方位、系统的积累,所以在产品数据的构筑及打通方面会存在很多的困难。

  最后,还要强调的基础工作就是标准化。

  ●主持人:李书福董事长已在制造业坚守30年,您对制造业的发展怎么看?对智造还是制造有何见解?

  ●李书福:关于智造还是制造,我觉得制造当然是需要智慧的。但是这个zhi怎么写根本不重要,关键是怎么能够在中国造出好产品。无论是通过手工作坊还是机器,或者是互联网,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把一个好产品能够造出来,让用户满意,市场有需求,企业有效益,并推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怎么才能把好产品造出来?我的经验是务实,实实在在地做事,就能把它造出来。不需要有太多的虚无缥渺的东西。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传说也好,或者说重大理论突破也好,我觉得作为制造企业,还是要冷静,还是要实用主义,多想想怎么能够把自己的智慧放在制造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上。

  我做企业有30多年了,这30多年我主要是在制造业,干其他的都不行,我也做过房地产,但我觉得什么人干什么事,房地产就不该是我干的事。同样那些买卖干得好、房地产干得好的人,不一定制造业能干好。所以,制造业要想搞好,要把人找对。

  制造业是高贵的,无论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创意,最终还要通过制造把它造出来。制造本质就是这个意思。至于说怎么造出的,是智慧的智还是制造的制都不要紧,只要能造出来,而且人家是满意的、喜欢的、市场是有需求的就行。

  我是造汽车的,汽车肯定要智能化、电动化、轻量化,要精致、要动感、要激扬,让用户看到这辆车就动心,愿意掏钱买,买了以后用了不后悔,还要谢谢吉利给我提供这么好的造车平台,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

  至于说走在十字路口的世界汽车工业,现在有各种说法,什么自动驾驶、无人驾驶,在这里告诉大家,真正要实现无人驾驶,我觉得还很早。现在说到2020年能够实现,最后能不能实现不知道。大家都在努力,我相信也不是一帆风顺。都说要电动化、电动化当然是对的,要朝这个趋势走,但是现在用油和电的车都存在,必须要面对现实,发展是需要过程的。轻量化也是一样的,并不是说这辆车都用铝合金就是轻量化了,也不是说用碳纤维就有竞争力了。它有很多的技术需要突破,里面有客观的规律,每一个事物发展都有一定的时间、节点,有各种相关技术突破和各种相关的条件的形成才有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所以,制造也好、自动驾驶也好,电动汽车也好,等等这些东西要想实现突破,还是需要靠我们搞制造业的人一点一滴,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去实现。这是非常艰辛的、艰难的过程。任何工艺的解决,任何技术的突破,任何质量的保证能力的形成,包括精益制造业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约翰 福莱明先生您认为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机会在哪里?数字化对制造业发展所起的作用是什么?

  ●约翰 福莱明:我目前还不知道现在讲工业革命是不是太早。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的网络系统给制造业创造了很多机会,能够让我们更加注重价值和质量。

  作为制造者,我们要保证安全、质量、环境、人力等方方面面都达到最佳。我们现在所居住的世界是一个数字世界,也是一个精益的世界。有了数字化,比如说我们产品的整合,从最初的质量到持续性发展,会有大幅度提升,效率也大概有50%的提高。

  数字化的变化使我们能够从中受益,客户、股东、每一个参与者都从中获益。然而,当我们进步的步伐和幅度慢下来了,不像我们预期的这么快时,如何能够进一步地往前发展?我认为需要引进工业4.0这个概念。

  什么是工业4.0呢?工业4.0是德国政府提出的一个高科技战略计划。该项目由德国联邦教育局及研究部和联邦经济技术部联合资助,投资预计达2亿欧元。旨在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适应性、资源效率及人因工程学的智慧工厂,在商业流程及价值流程中整合客户及商业伙伴。其技术基础是网络实体系统及物联网。

  要实施工业4.0,一开始我们要开发弹性的制造,通过运用物联网分析数据,能够快速地回答问题,能够快速对客户的需求作出响应。作为制造业的业内人士我们需要很好地控制我们的工厂,需要学会如何操作并且管理我们的工厂,能够让我们的商业模式更好地进行运行。

  所以,工业4.0是下一次工业革命,它会改变一切。可能对于制造业来讲实施工业4.0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合作能够证明对于我们未来是很有意义的,开放的结构给了我们一起合作的机会和平台,工人们需要更高的技能,同时他们要有更好的教育,要有很多技术方面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必须要找到哪个是最好的,这是每个人都要投入去学习、探索的问题。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共同地合作在一起,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理想,并寻找到更好的发展路径。

  数字化是推动工业4.0进程非常有用的工具,我认为它如果能够和工业4.0结合在一起,这可能成为革命性的发展。究竟我们如何进行下一步的发展,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每个人边学习边探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