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智造战略新抓手:以大平台思维振兴实体经济_5

大平台带动大发展,统筹全市资源在各组团打造重大产业平台,被写入2017年中山市政府报告(下简称《报告》)重点工作第一项,无疑是2017年全市经济工作“一号工程”。在12日的分组讨论上,“产业平台”也成为引起代表与委员们共鸣的热词。

在他们看来,从传统产业到先进制造、从制造业到生产性服务业,六个重大产业平台无疑是对发展目标优先级的调整,更是对发展要素资源配置方式的一次重构,蕴含着深刻的辩证法。

统筹与独立组团战略重构要素资源分配

实施组团战略2.0,其最终目的就是要变革以往资源分配方式,以避免招商恶性竞争、土地低效利用的痼疾。

《报告》提出,中山将坚持以大平台带动大发展,统筹全市资源,在优化提升44个市级工业园区的基础上,在各个组团内谋划建设重大产业平台。

这六个平台分别是:高技术产业平台(火炬开发区、翠亨新区)、先进制造业平台(民众、三角)、智能制造装备产业平台(板芙)、精密制造业平台(坦洲)、现代物流业发展平台(黄圃)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平台(小榄、古镇)。

从地理分布来看,先进制造业、现代物流业两大产业平台位于东北组团;智能制造、精密制造两大产业平台位于南部组团;高技术产业平台位居东部组团,传统产业平台则位于西北组团。

东部组团重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东北组团发展先进制造业与现代物流业,西北组团推动传统产业创新发展,南部组团则发展智能制造……不难看出,六大平台的分布,与市党代会提出“一中心四组团”战略中的产业规划一脉相承。

组团发展的推进,关键在于发展资源配套与利益协调机制的建立。《报告》提出,全市将在用地规模、财政资金、社会融资、项目引进等方面向重大产业平台倾斜。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发挥行业协会、海外港澳乡亲和各类专业招商公司作用,瞄准国内外知名大企业,开展定向招商、委托招商和以商引商,着力引进一批优质大项目。

城市的整体产业规划,一定是从实际出发的全盘思考,绝非厚此薄彼。传统的绩效考核方式,也势必做出相应的调整。而党代会也提出,全市将建立组团式发展利益协调机制,调整完善镇区实绩考核办法:按照“权责利”相一致原则合理划分市镇事权,探索建立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财政体制。

虚拟与实体因地制宜发挥比较优势

产业规划必须因地制宜,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服务业与制造业,也决不能简单对立。若以产业门类来看,先进制造业、智能制造装备等四大平台均属于实体经济,现代物流业与传统产业升级平台则属于生产性服务业。

“实体经济包括先进制造业和高端现代服务业,火炬开发区和翠亨新区参与中山市振兴实体经济的工作,要进一步打造现代产业体系。”市委常委、火炬区党工委书记、翠享新区党工委书记侯奕斌表示,火炬区将着力打造金融产业、文化旅游产业、现代物流产业,通过先进制造业和高端现代服务业的结合来振兴实体经济。

中山升格为“珠江西岸区域性交通枢纽”之后,最直接受益者就是物流业。提前谋划和预留现代物流业的发展空间,正是为了更好地承接交通枢纽带来的一切利好。2016年12月28日,升格为国家二类口岸的黄圃港正式对外开放。这个总占地面积达16万平方米、设计年吞吐量40万标准集装箱的码头,正是东北组团发展现代物流业的根据地。

“以前我们的货物走顺德的容奇港,或者拉到南沙,很耗时,物流费用也是一笔大支出。现在走黄圃,运输时间普遍减少了2—3个小时,成本也减少了,可以说是家门口出货”。德力报关公司负责人说。

市人大代表、黄圃镇党委书记黄顺欢认为,黄圃作为现代物流业核心区,在区位、交通和土地空间方面均具备优势。黄圃港开通之后,进一步完善了珠三角港口群协作分工,直接服务中山与佛山地区的3000亿家电产业集群。

在市人大代表、小榄镇党委书记梁荣佳看来,西北组团的灯饰五金等产业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加上发展空间受限,理性的选择一是以高技术产业带动传统产业升级,二是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比如说我们正在规划引进汽车零配件等先进装备制造业,希望带动五金、塑料、机电等传统产业升级,目前已有意向项目正在接洽。”梁荣佳说,小榄未来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生产性服务业,在生产力促进中心、中山市工业设计园的基础上,引入更多的共性产业技术平台,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如工业设计、自动化改造在内的整体解决方案。

“至于制造业,可以往周边镇区外溢。”梁荣佳说,这也是小榄推进西北组团战略的基本思路。

传统与前沿创新让传统产业焕发新活力

打造重大产业平台,是传统产业优先还是先进制造业优先?

仅从字面来理解,六大平台中仅有西北组团被赋予了传统产业升级的使命,其余5大平台均属于前沿产业。但对比中山此前提出的产业平台,二者又有不容忽视的区别。

这并不是中山首次提出打造重大产业平台。与本次公布的平台相比,此前的产业平台更注重具体的产业。如中山市人民政府在2013年颁布的一份文件显示,近期主要的重大产业平台包括翠亨新区、物联网、北斗产业、光电装备、新能源汽车、风电产业等高技术产业。

抢抓机遇提前布局、追赶先进产业的“风口”,是培育全新支柱产业的不二法门。如在10年前,中山抓住了照明行业变革机遇大力发展LED产业,如今后者已成长为全市优势支柱产业。

“我认为,西北部产业平台的关键是对接服务好传统产业。”梁荣佳表示,小榄要借“菊城智谷”特色小镇,打造传统产业协同创新升级平台。在生产力促进中心、中山市工业设计园的基础上,引入更多的共性产业技术平台,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如工业设计、自动化改造在内的整体解决方案。

只有夕阳的企业没有夕阳的产业,在革故鼎新的同时也应看到,先进产业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概念,而产业政策也自有其局限性。传统产业通过生产方式的创新,也可以焕发出全新的活力。规划于板芙镇的智能制造装备产业园,就担负着这样的使命。

市人大代表、板芙镇党委书记欧阳锦全介绍,生波尔CIGS第三代太阳能薄膜电池项目已落户该产业园,是一家重要的工作母机企业。而此前已落户的晓兰客车项目,已处于中期试验阶段,正在接受新能源客车生产资质的评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