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三一:大规模搬迁可能性不大

  去年11月中旬,三一集团(下称三一)将把总部从长沙迁移至北京的消息,通过湖南当地媒体释放了出来。随后几日,国内某财经类杂志的一篇文章又披露,三一董事长梁稳根迁都决策的背后,是与竞争对手的诽谤、暗算、检举、窃听及举报等一系列不可思议的行为有直接关系。11月30日当天,三一重工突然澄清,公司总部搬迁是事实,不过湖南所有工厂和项目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告称,其在湖南的产值、税收以及就业基本不受影响。

  此后,三一几乎不再公开谈及搬迁,而实际上,搬迁的动作已经在慢慢展开。

  为何搬迁?

  采访了多位三一内部高层管理者,他们总结的三一搬迁动因之一,即梁稳根希望三一能更加国际化,而国际化的这一步需要通过外迁来解决。

  三一最初的总部也并不在长沙,而是在涟源,正因为需要将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大,思路也要改变,要有更多的研发人才、管理人才进入到三一,因而其将总部迁往了长沙,同时在全国各地展开了大量的工厂新建计划,如上海、昆山、北京、长沙、沈阳等五大产业基地已顺势而为。该公司也从单一的混凝土机械制造企业,变为了汽车起重机、桩工机械、筑路机械及履带起重机等多门类、多产品线的全方位工程机械制造销售商,这为2012年三一800亿销售额规模打下了基础。

  但如果单单是从人才引入这一个角度看,在长沙的人才聚集程度,肯定不如北京和上海,中联重科一位高层表示,三一此前曾想过在上海或北京两个地区中挑选总部,但选址的事情搁置了好几年,这次搬迁能这么快定下来,有可能是其与北京当地有关部门商量过的结果。不过这种猜测没有得到证实。但记者获得的信息是,梁稳根在做迁址决策前,实际上与湖南当地官员做了汇报。

  至于三一重工在解释搬迁时的公开说法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即避开中联重科的视线),上述中联重科人士则感到,这只是三一的一面之词,从工程机械竞争的属性来看,更多的是集中于产品的质量性能、售后服务、竞标价格、融资付款方式等方面,把搬迁的原因说成是同城兄弟彼此的间谍门、窃听门,从政府那里获得的补贴及优惠政策不够而走等等,并不确切。该人士猜测,三一也有可能希望通过搬迁之举,来博得湖南当地政府的更多重视和帮助。

  北京搬迁进行中

  据了解的情况看,北京搬迁正在进行中。其核心基地为回龙观产业园。目前,三一在北京已有三一科技、三一重机、三一电气、三一工程机械等4家公司入驻,因此现阶段三一并不会做大规模的买地和扩张计划,反而是在回龙观当地的办公场所进行人员安排,而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的搬迁总目标在短期内也不做修改。

  目前最大的变化在于,该公司的注册地址可能由长沙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变更为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北清路8号。

  三一总部的搬迁中涵盖了公司副总裁在内的管理层及行政人员。该公司现有的职能部门包括了人力资源、财务、经营计划、研究总院和行政,同时三一重工及集团总裁办、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等三办也算是总部人员。不过三办中管理层表示,目前三办和财务、人力资源中有多少人会到北京办公,他并没有具体的数字。

  其实在哪里办公,我感觉变化都不会特别大。中联重科那位高层向记者透露,他认为三一迁址的最大变化在于三一可通过在北京的人员调配,直接跟相关部门、协会、同行、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等有更多深入的接触。

  而且,由于三一目前在美国、印度、德国等地都有自己的分公司或生产基地、并购项目,而北京到各海外国家的航班班次也最为方便,不用再转到长沙,因此在管理团队及技术交流上,要比在长沙更加便捷、高效一些。

  另外,从去年三季度的业绩看,三一重工的销售收入和净利润都在下滑,经营面临压力。公司营收89.39亿元,同比下降了18.29%,而净利润为7.75亿元,同比降低58.98%。其中泵车、挖掘机、汽车起重机销量下滑幅度在15%到43%之间,短期内很难出现明显改善。

  短期看,该公司也不会有大规模的项目投资,毕竟现金流不佳且应收账款(207亿元)负担较重。其更多的战略应是稳定现有的并购项目、增加主流产品的销售额,从而平稳地达到十年后3000亿元产值的规模。

  他也表示,就研发团队的构建来说,现在还很难判断三一是否会将整个研发队伍迁往北京。

  三一以往的重要技术交流基本上是放在长沙的,比如去年12月中旬,该公司、普茨迈斯特(三一下属的海外并购公司)双方技术人员,在长沙专门就产品的工艺提升及品质改善、视频会议、工作进度等进行协商。如果要把长沙研究总部全线搬迁到北京,还会牵涉到设备的运输、信息网络的搭建、调试以及数据库的备份等多重问题。

  此外,在三一内部,大量管理层的家属都住在长沙及湖南省内,如果要换居住环境,那么另一方的工作安排是否三一能完全解决,对北京气候、文化及生活氛围也有一个重新适应的过程。

  一位曾在湖南、北京两地都工作过的机械行业人士就告诉记者,北京冬季天气较冷,而且一些长时间在北京上班的湖南籍员工可能也更愿意回到家乡上班。湖南当地已有众多的工程机械和配套公司驻扎,像我们这样在机械领域有过多年经验的技术、管理人员,可以在湖南找到合适的工作,且收入与北京工作也不相上下。而且,我们的老家又在湖南,房价也很便宜,没想过要长期逗留在外地。

  三一重工的未来在哪里?

  自梁稳根创业开始,除了最初的几年,三一重工从未经历过如此大的行业震荡与竞争风险。

  行业增速降入谷底,日子难过,这不是三一重工一家企业的境遇。但从2011年开始,三一重工就不断陷入各种门中:行贿门、间谍门、裁员门、窃听门、绑架门,外界难辨真假,每扇门最后难免都是个罗生门。在外界的许多关注中,有些是竞争对手强加给三一重工的,有些则是三一重工主动掀起的,从年初收购普茨迈斯特,到状告美国总统奥巴马,再到宣布总部迁离长沙。这一年,三一重工的好消息与坏消息不断。

  去年12月上旬,梁稳根在集团的早餐会上宣布把三一重工的职能部门搬到北京。笔者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吃惊,但作为一个在北京生活工作多年的人,仍然忍不住要对梁稳根说一句:北京欢迎你。与我有同感的肯定还有北京市昌平区的政府官员们。

  在向外界解释搬迁原因时,梁稳根一度挺身而出,表示三一重工搬离以避免恶性竞争,是因为不堪各种门的骚扰才含恨背井离乡,民营企业的无奈一度让搬迁充满悲情色彩,也让梁稳根获得了不少同情。但说句公道话,谁对谁错,外界已经很难判断,正如清官难断家务事。

  然而,仍然有人说梁稳根是为了靠近政治中心以获取更多的资源和支持,当然也不乏各种猜测。这些也许都不重要,真正值得整个行业正视的是,与过去的黄金10年相比,工程机械行业的2012貌似真的来临了:产能过剩、需求萎缩、利润微薄,大浪淘沙已经开始,市场回暖一时难期。

  在行业告别高速增长的时刻,三一重工与中联作为两家龙头企业,面对领域高度重合且彼此激烈竞争,如何确定未来的发展战略就显得至关重要。然而,在三一重工、中联矛盾公开化后,人们看到的却是行业暗战不断升级,两家行业龙头突破道德底线地恶斗,看到的是这个行业疲于奔命式的不健康发展状态。

  具体到三一重工,这两年扩张的步子迈得很大。虽然三一重工的资产雄厚,但至今公司还没有实现H股上市,没有获得巨大的承受资金风险的能力,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的放缓,很可能让众多客户失去饭碗,从而无法按时还款,信用销售的副作用正逐渐显现。

  回到三一重工面对的现实竞争环境,固然有同城对手的不断骚扰,但在笔者看来,最终促使梁稳根做出搬迁决定的是三一重工的未来。未来在哪里?是三一重工集团的国际化布局。梁稳根曾经不止一次在内部说过,三一重工要继续提高国际化水平,要把国际化作为第3次创业。事实上,三一重工去年的国际化成绩单也确实不错。梁稳根算是打了一个胜仗,花3.6亿元收购了德国的普茨迈斯特,这一收购意义重大,以至出现在湖南省高考试卷上。

  至此,中联重科收购了全球排名第3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意大利CIFA,三一重工收购了全球混凝土机械行业老大德国普茨迈斯特,徐工收购了德国第2大混凝土机械制造商施维英。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三分天下格局已定。对于梁稳根来说,这意味着更加激烈的国际大战。

  走得最快,但未必会走得最好,企业家最大的对手永远都是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